5年前,父親被判入獄;2年前爺爺奶奶相繼離世;1年前母親中風,喪失了勞動能力。命途多舛,然而新鄉市封丘縣的17歲少年何川,卻堅持用自己的勞動養活母親和弟弟,希望等到父親回來,一家人可以開開心心地生活在一起。
  □東方今報記者 何中有
  孫玉鐲/文圖
  17歲男孩靠賣花養活母親和弟弟
  4月9日下午兩點半左右,記者來到了位於新鄉市關堤鄉政府對面的一個院子。大約30平方米的院子,擺滿了各種盆栽,17歲的何川正在搬花盆,“今天太陽有些大,有些花不能見陽光,需要搬到蔭涼處。”何川告訴記者,現在這些花是他們家的希望,把這些花養好了,才能賣錢給母親看病,讓弟弟上學。雖然才17歲,何川卻是家裡的頂梁柱。
  何川13歲那年,父親意外入獄,爺爺奶奶受不了打擊相繼離世,弟弟年僅2歲,為了照顧支離破碎的家,何川不得不輟學幫助母親。加上母親身體不好,懂事的何川總是將重活累活默默接過去。他先後在網吧打工,向人乞討,直到2012年,他們一家到獲嘉縣一個以經營花卉為主的靳師傅那裡打工,他不要工錢,只求管他們一家三口吃飯。
  不幸再次降臨,2013年年初,母親王小紅突然中風,失去了勞動能力。家裡的開支日漸增多,於是,在靳師傅的幫助下,何川租了一個空院子,從師傅那裡進花卉,然後自己在門前擺攤售賣。
  能和爸爸團圓 是最大的心愿
  走進何川一家的住處,記者不禁有些哽咽了:15平方米左右的房間,擺放著兩張床,中間是一個簡陋的衣櫃。除了破舊的電磁爐、殘缺不全的風扇和老舊的洗衣機外,再沒有任何值錢的東西。因剛開始賣花,每個月收入才300元左右,所以一家人生活很拮据。
  幾乎不怎麼買菜,每三天去買次米面,晚上一家人就熬大米粥喝。何川說,弟弟正在長身體,母親有病需要補充營養,有好的緊著母親和弟弟。“都記不清上次吃雞蛋是什麼時候了。”何川低聲地說道。何川的母親王小紅用寫字的方式告訴記者,這麼多年來何川很辛苦,她想自己快點兒好起來,幫何川分擔一些。“不管多麼困難,我都會好好照顧他們。”何川告訴記者,希望自己有能力供弟弟一直讀書。
  “什麼時候想了,就去看看。”何川告訴記者,雖然他不知道父親為何入獄,但他堅信父親是個好人。何川並沒有把爺爺奶奶離世、媽媽中風的事情告訴父親,“不想讓爸爸擔心,希望爸爸早點兒出來。”說到這裡,他禁不住潸然淚下。“現在就想照顧好媽媽和弟弟。”何川說,他最大的願望就是等父親回來,一家人開開心心地生活在一起。
  愛心人士捐助這個苦難的家庭
  當天下午,新鄉市義工聯的愛心人士來到這個苦難的家庭。“我們得知何川的事情後,進行了一次捐款,以後還會繼續關註何川。”負責人張亮說,何川自強自立的精神深深地打動了他,他希望盡自己最大的能力幫助何川一家。同時,當天前來的愛心人士紛紛掏出腰包買何川的花。
  義工聯的李宏偉給何川200元,僅拿了價值40元左右的盆栽花卉,大多數人都是給兩三百元拿價值不到50元的花卉。李宏偉告訴記者,她覺得何川是個特別獨立的孩子,她認為單純地給孩子捐助,會讓他產生自卑感,覺得自己是弱勢群體,而通過買花的形式來幫助他會給他增強信心。
  記者手記
  苦難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屈服
  當何川忍不住流淚,母親陪著何川大哭的時候,在場的所有人都紅了眼眶。並不是因為他們家的苦難,而是何川的自強自立深深地感染了大家。何川說,一定要自食其力,不管多麼困難,他都要把這個家撐起來。
  在記者看來,何川並不覺得自卑,他覺得貧窮沒什麼,只要自己努力,用自己的雙手總會贏得一方屬於他們家的晴空。是的,苦難並不可怕,可怕的是我們向苦難屈服。何川的自立自強在這個日漸浮躁的社會,是多麼可貴和值得敬佩。一鍵分享到【網絡編輯:李鵬勛】【打印】【頂部】【關閉】
     (原標題:記不清上次吃雞蛋是什麼時候了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c00acnpr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