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,接連發生在廣西的兩起槍案引發廣泛關註。本刊上周報道的南寧開槍“拆違”室內裝潢即是一例,在夾雜著“打,打死他”的喊聲中,防暴警察連續射擊的畫面被多段視頻記錄下來,後來在網上引發鋪天蓋地的聲討。據稱,因集體土地被征收,當地村民與地方政府矛盾已久,而被定義為違建者的村民,也是當地大規模徵地拆遷的不合作者。另一起槍案發生在貴港,民警胡某酒後進店開槍殺死一名孕婦,家屬否認發生爭執,稱對方進來只是問有沒有奶茶。事後凶手被逮捕,多名責任人被停職。
  顯然,有視頻為證,無論多麼理直氣壯地為自身行為辯護,都無法摘去“暴力拆遷”的帽子。而且,只因在土地爭奪戰中存在異議,村民便要面對槍msata口,警方也難逃濫用開槍權力的質疑。相比之下,貴港警察胡某酒後殺人更令人髮指,同時也暴露出不受約束的警權,其原本應該用於應對不法行為、保障社會安定的巨大殺傷力,搖身一變就會成為合法公民的災難。儘管開槍事由不同,無論發生在南寧還是貴港的暴力事件都表明,如何通過有效手段將權力關進籠子,讓已有的條令規章得到執行,從而在警權與公民權利之間築起一道“防火牆”,不讓前者的肆意擴張來壓縮後者的空間,已是刻不容緩。
  商場上同樣也是硝煙瀰漫。最新一期財新《新世紀》周刊以“中國式‘競爭’”為題,對兩家上市公司———中聯重科與三一重工長期以來的激烈摩擦乃至生死冤仇做了起底。《新世紀》周刊認為,從間諜門、行賄門、綁架門、海關門、收購路條之爭到IPO阻擊,以及利用輿論戰相互打壓,在兩家公司交惡的過程中,充斥著正常商業競爭中所不應有的元素:一是超越商業倫理,利用媒體詆毀;二是政府無論是出於善意的調停,抑或是大局考慮,頻頻越位取代法律;咖啡弄三是官商關係、公權濫用等,讓是非變得複雜化等。事實上,《財經》雜誌今年1月刊出報道《危險的競爭》,亦在分析兩家公司的處境後得出相同觀感。
  本周,媒體還集中關註了再次涉罪的“神醫”胡萬林。《南方周末》報道,胡萬林出獄後能復出並迅速適應網絡時代,一批堪稱“槍手”的弟子功不可沒。這些人形成一個營銷團隊,有著明確的分工:有人負責宣傳,有人負責聯絡,有人負責活動的服務工作。後來,他們成功迎合了一批人盼望“救世神醫”的心理,令其對於喝水是最廉價的治病手段深信不疑,最終一人命喪胡萬林騎牆式的所謂“自然運動療法”、“生命運動健康學”。宿霧《時代周報》也披露,胡萬林的復出完全是一群唯利是圖者慫恿攛掇,“他不是一個人在戰鬥”。8月31日新安縣命案發生時,警方逮捕的胡萬林團夥交代,僅3天時間,他們已經收入3萬多元。
  南都記者王佳  (原標題帛琉:“槍”與“牆”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c00acnpr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